强!48名职工 51万独生子女父母养老补助 8天到位

来源:未知日期:2018-10-21 02:44 浏览:

  家住福山区的张华(化名)于1989年5月领取独生子女优待证,工作期间一直由所在单位烟台某针业集团发放工资。2015年9月份,张华从该公司办理退休手续。退休后,张华并没有收到单位发放的独生子女父母一次性养老补助金。和张华拥有相似经历的还有其他47名从该公司退休的职工。在多方讨要无果的情况下,2017年,张华及其他员工一起向法院提起诉讼。

  法院审理认为,独生子女父母一次性养老补助系我国对响应计划生育政策公民的奖励。根据《山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第三十条“独生子女父母为企业职工的,退休时由所在单位按照设区的市上一年度职工年平均工资的30%发给一次性养老补助”之规定,应由烟台某针业集团履行支付一次性养老补助待遇义务。

  终审判决生效后,该公司依然未能履行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义务,无奈之下,今年6月22日,职工们再次来到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立案执行后,副庭长赵玉涛立即向被执行人送达执行通知书和报告财产令,并多次拨打电话联系公司法定代表人王金(化名)。电话沟通未果后,执行干警决定对其进行突击执行。

  第二天一早刚上班,执行干警一行便来到烟台某针业集团,找到了法定代表人王金。在面对面的交谈过程中,执行干警不断向王金释法明理,告知其如果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公司将被纳入失信名单,生产经营都将受到限制。渐渐地,王金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并答应将尽快支付案款。

  7月9日,芝罘区法院第三执行室里人头攒动,每个人脸上都挂着满意的笑容。原来,几天前,该公司已经将所有案款都转账给法院,48名职工马上就能拿到拖欠多年的补助费了。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6月29日,在平度法院执行干警的不懈努力下,一起6年前已列入“执行不能”名单的案件成功化解。

  2012年3月的一个夜晚,无证驾驶的被执行人姜某鹏与骑自行车回家的姜某强相撞,姜某强经抢救无效死亡,姜某鹏承担事故全部责任。2012年9月5日,平度法院以交通肇事罪判处姜某鹏有期徒刑四年,他和妻子孙某梅赔偿姜某强家属各项损失49万余元。

  一场意外导致两个家庭的支离破碎。对姜某强的家人而言,是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凄凉,是妻子失去丈夫、儿子失去父亲的悲痛;对姜某鹏来说,这场无证驾驶导致的人祸,带给他的是余生的良心不安,对家人的失责和愧疚。

  2012年10月16日,姜某强的父母妻儿作为申请执行人向平度法院申请强制执行49万余元的赔偿款。逝者已逝,生者如斯。为了尽早给死者家属一份慰藉,执行干警们立刻向尚在服刑的姜某鹏和其家中的妻子送达了相关法律文书,并依法查询他们的财产情况,结果未查询到任何可供执行的财产。而且执行干警了解到,姜某鹏入狱服刑后,妻子孙某梅打工的微薄收入成了家中唯一的经济来源,上要赡养老人,下要抚养两个还在上学的孩子,生计无着,更别说高达49万余元的赔偿款了。案件无财产可供执行导致执行不能,执行干警为姜某强的家属申请了部分司法救助款后,不得不终结本次执行程序。

  2016年,姜某鹏服刑期满出狱。申请执行人找到执行法官,希望能够立即采取措施,责令姜某鹏履行赔偿义务。执行干警多次赶往姜某鹏家,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要求其积极履行义务,姜某鹏提出与申请执行人一同协商处理。“我很愧疚,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会尽力赔偿。”在执行法官的居中调解下,姜某鹏夫妇向姜某强的亲属真诚道歉,姜某强的亲属也体谅到他们的难处,双方当事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该案成功和解。姜某鹏和妻子从打工的老板处借款15万元,一次性付给申请执行人,余款及利息申请执行人自愿放弃。

  执行不能案件是指法院已最大限度利用已有的手段进行查控,并对被执行人采取了限制高消费、列入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等措施,逐步限制被执行人的活动空间,案件仍然执行无果。这一类案件,本质上属于申请执行人应当自行承担的商业风险、交易风险和法律风险。

  从本案也可以看出,不同于之前的执行案件,该案之前不能执结的原因在于:被执行人生活困难,确无可供执行财产。即使这样,被执行人也未偷奸耍滑、恶意规避执行,相反,他一直尽自己所能,即使是杯水车薪也要履行自己的责任。

  六年执行不能案件得以化解,这里面有执行干警的坚持,有姜某鹏夫妻的真心悔过,有死者家属的谅解,还有好心老板的信任,缺一不可。

  受制于人力、精力,很多时候,法院无法及时、准确地获知被执行人的财产、身份信息,而申请执行人的代理律师往往有一些便利条件。但是,无论申请执行人还是其代理律师都是无权查询和调取公民身份信息的,这就需要法院开具的“律师调查令”。威海中院自去年7月份开始推出执行程序律师调查令,律师持“令”收集证据或查找财产线索的主体虽然是律师,但属于法院调查行为,有关组织或个人不得拒绝,否则将被视同不配合人民法院调查而受处罚。今年以来,威海两级法院累计发出80份律师调查令,查控到被执行人财产2000多万元。

  律师调查令的精准性、高效性和权威性,既减轻了法院执行工作案多人少的压力,节省了执行成本,也使执行效率和执行效果大大提升。今年是“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决胜之年,威海两级法院采取了一系列举措,通过集中执行、集中约谈、加大曝光力度、限制高消费、律师调查令等多种手段向被执行人施压,彰显了决胜“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决心。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