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曲阜孔府:诗礼庭训为孔氏子孙划出人生坐

来源:未知日期:2019-01-28 03:25 浏览:

  孔子,名丘,字仲尼,我国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政治理论家、儒家学派创始者。

  孔子一生把精力用在教育事业上,他打破教育垄断,开创了私学先驱,弟子三千、贤人七十二,其中很多人成为国家栋梁。弟子及其再传弟子把孔子及其弟子的言行语录和思想记录下来,整理编成儒家经典《论语》。他的思想对后世影响深远,被后世尊为至圣、万世师表。曾修《诗》、《书》,定《礼》、《乐》,序《周易》,作《春秋》(有说法为《春秋》为无名氏所作,孔子修订)。

  字象之,号希庵,别号龙宇,孔子第63世孙。嘉靖三十五年(1556年)袭封衍圣公。袭爵之后,孔尚贤立志要“远不负祖训,上不负国恩,下不负所学”。万历十一年(1583年),孔尚贤为了规范族人言行,在反思自身的基础上,颁布了具有纲领性质的族规《孔氏祖训箴规》。

  曲阜衍圣公府,俗称孔府,位于山东省曲阜市明故城内,它经历数千年而不衰,是孔子嫡系长子孙居住的府第,有“天下第一家”美誉。作为我国古代衙宅合一管理体制的典型代表,它不仅以高规格的八进院落著称于世,其布局、名称更是蕴含着丰富的儒家哲学思想和家国和谐、道德规范的基本理念。

  孔子嫡孙一向以“礼门义路家规矩”相标榜,恪守诗礼传家、忠孝仁义的祖训。自明代修建初始,便以左中右三路布分,彰显出和谐均衡的“中庸”之美,留下儒家宗法制度与伦理观念的烙印,体现出国与家的相应关系。中路官衙设三堂,六厅,辖四衙门,分工细密,制度森严,守廉奉公,奖罚分明。与其内宅界限明确,表现出公私分明、内外有别的观念。

  衍圣公府建筑物的名称、绘画及匾额对联也深深地打上儒家忠孝廉洁思想的印记,烘托了孔氏族人严谨和乐的生活气氛。“重光门”、“戒贪图”、“忠恕堂”、“安怀堂”等既赞扬儒家的中庸、忠恕的道德思想及做人清廉、和事安乐的政治理想,又显示了孔子嫡裔努力廉政为官、报效家国、感恩圣哲的决心。

  孔氏家规,散见于历代传记、谱牒、杂记史料中,主要是谱牒中的记载比较具体。它经过长时间积累、修订而成,比较繁杂,并非一蹴而就。

  家规内容可分为三部分:第一,原颁条例,即衍圣公府所颁布的《孔氏祖训箴规》;第二,流寓外地孔氏族人,根据训规精神,结合各所流寓地及本支族人的具体情况,自订的家规。第三,是孔氏家族修谱时所订立的条规及行辈,它们是前两部分的补充性规定。

  孔氏家规的代表为明代的原颁条例即《孔氏祖训箴规》。它是六十四代衍圣公孔尚贤总结先人教诲、自身经历反思的结果。其主要目的是告诫族人要“崇儒重道,好礼尚德,务要读书明理。”核心理念是“勿要嗜利忘义,勿要有辱圣门”。《孔氏祖训箴规》在家庭生活方面,要求子孙祭祀祖先,不忘其本;与家人相处要遵循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的和睦原则。在个人行为方面,则强调面对利益勿嗜利忘义,管理公务要秉承克己秉公的原则。

  衍圣公府,俗称“孔府”,位于山东省曲阜市明故城内,是孔子嫡系长子孙居住的府第。“衍圣”寓意圣人之道繁衍不断、长盛不衰。孔子嫡孙一直恪守诗礼传家、孝悌忠信之祖训,其族人修身齐家、修己达人、为政以德的事迹不绝于史,以“礼门义路家规矩”著称于世。一部明万历十一年(1583年)颁布的《祖训箴规》,被孔姓族系尊为“圣典”,对孔氏一门形成启德向善、遵规重矩的家风产生了深远影响。

  春秋时的一抹阳光透过桧柏洒向曲阜阙里的庭院,孔夫子立于院中,缓缓对儿子孔鲤说:“不学《诗》,无以言”、“不学《礼》,无以立。”历史就此定格,一幅垂世千古的“庭训”由此诞生,让后人回味。

  孔子(前551—479年),春秋时期我国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他崇尚尧、舜、文、武之道,信奉周公礼乐制度,是一位站在先贤先圣肩膀上集大成的文化巨人,开创了长盛不衰的儒家学派,被后世尊为“圣人”。在《周易·系辞传》中,孔子强调:“君子居其室,出其言善,则千里之外应之,况其迩者乎?出其言不善,则千里之外违之,况其迩者乎?”这句话的意思是一个人说的对、行的正,远近的人们都会赞成;说的不对、行的不正,远近的人就都会反对。君子修身,必须择善而从,慎其言行,率先垂范,才能引领风尚。孔子儒家学说的这些主张,不仅为世人所接受,更为其族人所遵循,对孔氏家族家风的形成影响深远。

  孔氏家族屹立于世数千年而“不倒”,族人持之以恒秉承祖训的内在定力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

  公元前479年,孔子与世长辞后,他的伦理教诲与质直言行便被其后裔代代相承。秦时的孔鲋,饱读诗书,当无道的“焚书”来临时,睿智地做出“鲁壁藏书”的举动,毅然舍弃家业,投入到抗暴的义举之中,践行了“道不同,不相为谋”的祖训;东汉的孔融四岁让梨自不必说,他与兄长孔褒因“望门投止”的张俭,与母亲上演了“一门争死”义烈壮举,实现了“君子喻于义”的叮嘱。

  秉承祖训,俨然成为孔氏家族的传统习性,他们在生生不息中一路走来,不断演绎着生命的风景,不乏名垂青史的人之楷模。

  当历史跨入明代,孔氏族人早已遍布全国,大宗小宗、族长户头,井然有序。但要想管理好这一庞大族群,实属不易。这一重任恰好落在六十四代衍圣公孔尚贤肩上。

  孔尚贤,嘉靖三十五年(1556年)袭封衍圣公,袭爵之初立志要“远不负祖训,上不负国恩,下不负所学。”但起初未能实现他的抱负。万历年间,孔尚贤因进京朝见时随带土产贩卖,贪图驿站便利,遭到“考成法”的整治。再者,岳祖父严嵩家族因贪婪带来的恶果也冲击着孔尚贤的心灵。

  于是,为了贯彻祖训精神,约束族人的不当行为,万历十一年(1583年),孔尚贤颁布了具有纲领性质的族规《孔氏祖训箴规》。

  《箴规》开宗明义:“……我祖宣圣,万世师表,德配天地,道冠古今。子孙蕃庶,难以悉举。故或执经而游学,或登科而筮仕,散处四方,所在不乏。各以祖训是式,今将先祖箴规昭告族人。……”

  《箴规》条例共计十条,其中不乏为人行事的道德规矩,强调了“崇儒重道,好礼尚德”等孔门传统,要求子孙无论何地、从事何种职业都要遵守“父慈子孝,兄友弟恭,雍睦一堂”、“克己秉公”、“读书明理”、“勿嗜利忘义”的家规。

  这部孔氏祖训箴规共十条,涵括了各阶层族人为人做事的生活准则。它的形成并非一蹴而就,而是经过长时间积累、反思、修订而成。因为孔家长期受到朝廷优渥,所以在条件内容上制定得非常详细。其主要目的是教育约束族人如何秉承孔子的“八德”思想,身体力行去践行“孝、悌、忠、信、礼、义、廉、耻”。

  严嵩父子贪腐案发后,严嵩曾来找孔尚贤,希望孔尚贤能够出面求情。严嵩在门口板凳上坐等了一天,孔尚贤不徇私情,始终不予接见,留下了“冷板凳”的故事。

  细雨润物,在漫长历史演进中,孔子的八德之训、《孔氏祖训箴规》塑造出了族人温文儒雅、质朴正直的品格,也塑造了孔氏族人崇德尚勤、廉洁礼让的风尚。孔氏一门之所以历代受到人们敬慕,与其族人家风、家规的教化紧密相联。

  岁月的脚步匆匆,一代代“衍圣公”已渐行渐远,但绵延千年的孔氏祖训家风依然信步走到了今天。祖训造就了孔氏族人孝悌忠信的传统,也成就了谦恭礼让的儒家风范。

  明洪武十年(1377年),奉敕新的府第竣工,前衙后宅生成。此后不断扩建,形成了八进院落,东、西、中三路的布局,大门赫然悬挂着“圣人之门”匾额。整个府第表现出“和谐”和“秩序”的建筑理念与孔家特有的文化品味。

  走进圣人之门,其建筑的道德教化无处不在,这里的一廊一柱、一匾一画,无不散发着圣裔门庭的祖训气息,体现出屹立千年而不朽的家规力量。最显著的要数内宅门照壁上绘就一幅貌似麒麟的图案。此动物传为天界神兽“

  生性贪婪,在其四周“八仙过海”中神仙赖以漂洋过海之宝它都拥有了,却仍不满足,还对着太阳张开大口,妄图占为己有。

  此壁画寓意显而易见,就是告诫子孙切莫妄为圣裔,有悖祖德,为官要廉洁清明,所为要经得起良知的评判。

  旧时,每当衍圣公出门公办,路过此地,随从都要高喊一声:“公爷过犭贪了!”此刻对于衍圣公来说,犹如空中飘来一声“取之有道”的祖训。

  在《论语》中有这样一句话:“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饱读诗书的圣人后裔绘戒贪图于家门,目的就是希望家族后(人)裔以此为鉴,牢记祖训。出门在外要秉持为政以德的家风,克制私欲、顶住诱惑、廉洁奉公。

  受此环境熏陶的历代衍圣公都非常自律,很多人一生不但宣扬推行孔子的思想和主张,而且成为各个时代勤政廉洁的典范。

  诗礼传家的孔氏嫡裔,自小便熟读经书、聆听祖训、崇尚德仁,幼小的心灵上刻下敬畏、爱人的烙印。他们奉祀先祖,为政以德,由此造就了“不愧良吏”的累代衍圣公。

  早在元代,受祖训的影响,孔子第五十三代孙孔治为官时,就有“孝友仁厚,公谨廉明”的美誉。在儿子孔思诚任曲阜县尹之初,告诫曰:“毋妄怒,轻笞人。邑中长者视之如父兄,幼者抚之如子弟……”

  孔子第五十七代孙孔讷“为人严谨,天性仁孝”,乐善好施,对无力婚葬的乡邻,时常解囊相助。

  明崇祯十三年(1640年),山东发生灾荒,瘟疫肆虐,六十五代孙孔胤植奏请免除粮税,并出钱物救济灾民,先后救活“数千人”。

  不单是衍圣公遵循祖训,好礼尚德,同门六十七代孙孔毓珣也在《箴规》的教化下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成为一代良吏。他在任四川龙安知府期间,“因俗为治,弊去其太甚,边民安之。”升湖广上荆南道,筑堤捍江,民称之“孔公堤”。升广西总督,核实常平仓,春耕借粮于民,秋收还仓,丰年加息,歉年免息,荒年次年还本。

  难怪雍正帝召见孔子七十代孙孔广棨时不由感慨到:“至圣先师后裔当存圣贤之心,行圣贤之事,一切秉礼守义,以骄奢为戒。”

  孔德铭(世界孔子后裔联系总会副秘书长、山东省曲阜市孔子世家谱研究中心主任 孔子后裔第七十七代孙):

  这部《祖训箴规》浸染了许多时代特点。比如《箴规》第一条就讲到祭祀,祭祀的主要目的就是不要忘本,守住本分。《箴规》还有“好礼尚德”、“勿嗜利忘义”、“克己秉公”等公德条例,是从社会层面对族人的约束。就是说做人要肩负起厚重的社会责任,无论官民、贫富。作为孔家人,这是我眼中祖训的最大特色和亮点。

  两千五百年来,孔氏祖训中积淀了许多中华民族优良的道德传统,是一笔极具特色的宝贵历史文化遗产。家训,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家教,是人生起步的定位坐标,也是家族荣辱观的价值取向。

  说到我们孔氏大家庭的家风,那就是“诗礼传家”。“诗”和“礼”是什么?我认为:是孔子为我们标出的人的价值观和人生观当中两个重要的元素,也就是:人生在世,既要有文化,又要守规矩。

  孔子说的“学诗”,我认为有两层含义:一是学习知识;二是通过学习修身养性。再说“礼”,“礼”是什么?就是规矩,不以规矩何以成方圆。规矩,在家庭中叫家规;在单位里叫守则,在社会上叫秩序;在政党中叫党纪;上升到国家层面,就叫法律。它们都是一脉相承的。一个人,本事再大,也要在一定的框架内有序参与。

  衍圣公府的孔氏家族是中国传统家族的典型代表,其祖训更是传统家训文化的活化石。从春秋时代的“学诗礼”到明代的《孔氏祖训箴规》,一直是孔氏族人的行为指南和道德规范。家规的力量在于明是非,知廉耻,懂礼让,守本分,有良知。齐家治国、家齐国治,家规启迪着我们正确认识、理解家风和政风的关系,为家族乃至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提供强大的精神支撑和不断前行的动力。

  有一次,孔子在家里独自站在庭中,孔鲤迈着小步恭敬地走过时,被他喊住了,问他学过诗没有?孔鲤回答说还没有。因为那时候诸侯国之间主宾应答,以及上层社会交际场合的交谈,都要引上几句诗。孔子就教育儿子说,不学习诗是无法同人交谈的。于是,孔鲤就退回去认真地学习诗。隔了一段时间,孔鲤从院里过时又被孔子叫住了,问他学习礼了没有?孔鲤说还没有。孔子又教育说,不学习礼是难于立身做人的。于是,孔鲤就去学习礼。

  祖训宗规,朝夕教训①子孙,务要读书明理,显亲扬名,勿得入于流俗,甘为人下。

  早晚以祖宗传下的规矩教导训诫子孙,一定要让他们多读书明白事理,显名称誉于世,光耀祖宗。不得入于流俗,甘愿居于他人之下。

  谱牒(pǔ dié)①之设,正所以联同支而亲一本。务宜父慈子孝,兄友弟恭,雍睦(yōng mù)②一堂,方不愧为圣裔③。

  家谱的修订,起到了联系同一支脉亲近同源所出的人的作用。务必提倡“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和睦一家亲,才不愧为圣人的后代。

  春秋祭祀,各随土宜。必丰必洁,必诚必敬。此报本①追远②之道,子孙所当知者。

  春秋祭祀,各地根据自身的条件行事。但主祭之人必须举止得当、穿着整洁,真心实意、有所敬畏。这是报恩思源、追怀祖先的方法,子孙应该知道。

  圣裔设立族长,给与衣顶①,原以总理圣谱,约束族人,务要克己秉公,庶足以为族望。

  圣人后代设立族长,给与相应功名,是让他统一管理族谱,约束族人的行为。族长一定要克己秉公,但愿不辜负族人的期望。

  凡有职官员不可擅(shàn)①辱。如遇大事,申奏朝廷,小事仍请本家族长责究。

  (孔氏子孙)凡是有职务的官员不可独断专行。如果遇到大事,向朝廷陈述申报,小事仍然请本家族长责问追究。

  婚姻嫁娶,讲究伦理为重。子孙间有不幸再婚再嫁的人,必须慎重,违背伦理的事情万不可发生。

  崇儒重道,好礼尚德,孔门素为佩服。为子孙者,勿嗜利(shì lì)①忘义,出入衙门,有亏先德。

  崇儒重道,好礼尚德,向来是孔门传统。作为孔氏子孙,不能嗜利忘义;做官不要做出有损祖先德行的事情。

  子孙出仕者,凡遇民间词讼,所犯自有虚实,务从理断而哀矜(āi jīn)①勿喜,庶不愧为良吏。

  子孙出来做官的,凡是遇到民间诉讼,案件自有虚实,务必理性判断,怀哀怜之心,切莫自鸣得意,但愿不愧为贤能的官吏。

  孔氏子孙徙寓各府州县,朝廷追念圣裔,优免差徭①,其正供国课②,只凭族长催征。皇恩深为浩大。宜各踊跃输将,照限完纳,勿误有司奏销之期。

  徙居于各府州县的孔氏子孙,朝廷追念你们是圣人后代,优抚免除徭役,应当缴纳的国家税收只通过族长征收。皇家恩宠实在盛大。孔氏子孙理应踊跃缴纳赋税,按期足额完成,不要耽误了官府上报征收钱粮的期限。

  孔子故里作为儒家文化发源地,修身齐家、内省自律、为政以德等儒家思想遗产,早已渗透到阙里人家的厅堂巷陌和寻常百姓的内心。今天,当我们推开厚重的明故城红漆城门,穿过角楼巍峨、瓮城层叠的万仞宫墙,走进一条条石板铺就的窄巷,触目可及的仍然是“秉礼”、“好德”、“欲仁”、“博爱”、“陋巷”等传统地标。这好听而雅致的巷名,一下子就会把你带入儒乡圣境。

  曲阜并不大,据当地民政部门统计,约有64万人口,其中大约五分之一的人姓孔,探寻孔氏家规家训,在这里并不费力。沿着一条条曰礼谈仁的巷子,随意走进去,最常见的就是青砖黛瓦、错落有致的院落。端正的黑漆门贴着红底墨字的楹联,内容大抵是“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一代人忠诚孝子,两件事读书耕田”等章句。孔氏“诗礼遗风”在圣人故里之影响,可见一斑。

  说到孔氏家规家训,不能不提“诗礼庭训”的故事。孔子第七十七代孙、曲阜市孔子世家谱研究中心主任孔德铭先生告诉我们,“诗礼庭训”的故事发生在诗礼堂,原是孔子故居所在。当年孔子即在此教育儿子孔鲤学诗学礼。后人追念此事,特建此堂,以示不忘孔子在庭之训。中国人传统的“庭训”、“过庭之训”亦由此诞生。因此,这里也可以说是中华“家训”、“家教”文化的肇始之地。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故事是地方的记忆。今天,很多世界各地来曲阜朝圣的游人在孔庙大成殿祭拜孔子之后,最喜欢停留的地方,还是诗礼堂。品慕圣贤过庭教子的故事,沿着前人的脚步,驻足留恋。

  “斯文在兹”,作为圣人孔子的故乡,当下曲阜正开展“彬彬有礼道德城市”建设、创建“全国文明城市”活动,这里12个镇街405个行政村居,一村一个孔子儒学学堂、一村一个儒学讲师,每月一堂经典国学课,大街小巷儒墨芬芳,《论语》章句随处可见。无论是在繁华的五马祠商业街,还是在幽静的蓼河人家,随便与这里的百姓聊天,大多能感到他们谦恭好礼,俨然有君子之风。很多人在谈话中还会引经据典,“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知之者不如乐之者,乐之者不如好之者”等圣贤之言不时闪现。在走访中,这样的感受愈来愈强烈:孔子的诗礼庭训从未随时间而走远,它早已熔铸在孔氏族人的内心深处,并且不断地泛化开去,最终融入到十万齐鲁人家、汇流到我们民族的血液里,成为我们的一种品性,也规范着我们的言行。

  由于孔子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特殊地位,孔氏家族有“天下第一家”之美誉,在继承和弘扬孔子儒学精神方面,孔氏家族尤其孔子直系后裔担当着特殊使命。

  春秋末年以降,在传承孔子思想方面,孔子后裔往往是走在前列的。孔子子孙遵循孔子教诲,学诗学礼,以传其家,形成了相沿很久的孔氏家学。孔子后裔中不仅出现了像述圣子思子、孔安国这样的儒学大师,而且很多重要的孔子遗说、古代经典,都有他们的整理与传述之功。

  历朝历代都重视发挥孔子后裔弘扬孔子思想的作用。宋朝建立之初,封孔子第四十三世孙孔仁玉为“文宣公”。到孔子第四十六世孙孔宗愿时,宋仁宗改其封号为“衍圣公”,这一封号一直沿袭八百多年。明太祖朱元璋初定天下,还在干戈抢攘之时,他便征召耆儒,讲论道德,修明治术。后来,他兴礼乐,明教化,建太学,下令各郡县皆立学校,诏天下“通祀孔子”。他认为,孔子之道足以“为万世法”,还说“武定祸乱,文致太平,悉此道也”。他亲笔敕谕孔子第五十五代孙孔克坚,希望他发扬孔子“重教于世,扶植纲常”的精神。还召见孔克坚,称道孔子留下了“垂宪万世的好法度”,希望孔子子孙好好读书,以“领袖世儒”,“益展圣道之用”。

  事实上,作为孔子后裔的价值标准与行为规范,《孔氏祖训箴规》等家训族规,也体现了中华文化的精髓和中华民族的人文精神。其中像“诗礼传家”、“礼门义路”之类,恰是孔孟之道的精华。人是一个“自然人”,还是一个“社会人”,为此,人必须首先明白“人之所以为人”的道理。孔子说:“谁能出不由户,何莫由斯道也?”在他看来,人不能出不由户,何故无人由道而行?孟子则说:“夫义,路也;礼,门也。惟君子能由是路,出入是门也。”所以,在许多孔庙的建筑中,在山东邹城孟府的门额上,都有“礼门义路”的字样,儒家典籍说得很明白:“礼也者,理也”;又说“义者,宜也”。遵守社会规范,按照该做的去做,乃天经地义、理所当然。显而易见,这是告诫人们,人应该懂得是非、善恶、邪正、美丑。人生在世,要有健全的人格,要明白“之所以为人”,就要循理而动!

  早在西周春秋时期,无论培养士人,还是孔子施教,都十分重视诗书礼乐。何以如此?因为诗书被视为“义之府”,礼乐被看作“德之则”,它们是价值的渊薮,是德行的标准。作为“义”与“德”的载体,“诗书礼乐”的功能,在于告诉人们做人的道理。这就是说,那时重视“说礼乐而敦诗书”,是由“诗书”、“礼乐”的本质属性所决定的。“诗书礼乐”之教,说到底是关于“文德”的教育,是“人生观”教育。

  时至今日,孔子所确立和阐述的许多价值观念仍然是人们的立足点。孔子系统反思历史与现实,深刻认识社会与人生,梁漱溟先生曾说,“孔子以前的中国文化差不多都收在孔子手里”。经过两千多年的检验,孔子思想的价值显得愈加珍贵。孔子的思想影响了孔子后裔和孔氏家族,同样深刻影响了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千千万万个家族。在践行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建树民族文化信仰的今天,尤其需要谨记圣人教训,不忘祖宗法度。(中国孔子研究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杨朝明)

  家风和家规是家庭教育的鸟之两翼,车之两轮,一个是软影响,一个是硬约束。清代中期,我的高祖孔宪珍秉承祖上家风,耕读传家。他本人成为朝廷御批的七品执事官。家里房产上百间,土地百余亩。他有四个儿子,八个孙子。要管理这样一个几十人的大家庭,必须要有软影响和硬约束。因此,他就拟定了一套家规:黎明即起,洒扫庭除;自载检点,不扯滥务;居身简朴,辛勤劳杵;一丝一缕,恒念力扬;粗茶淡饭,慎近酒酤;恪守信义,邻里互助;忠厚传家,苦读诗书;振振绳绳,繁我孔族。

  一百多年来,这个家训一直影响着我们。目前,高祖的后代已达一百多人,虽已分居,各自建立了自己的小家庭,却仍然和睦相处。

  说到我的孔氏大家庭的家风,那就是“诗礼传家”。那么,这里的“诗”和“礼”是什么?我认为:是孔子为我们标出的人的价值观和人生观当中两个重要的元素,也就是:人生在世,既要有文化,又要守规矩。

  人只有学文化,才能实现“以文化人”的目标。孔子说的“学诗”,我认为有两层含义:一是学习知识;二是通过学习修身养性。学习知识,以文化人,应该从娃娃抓起,零到六岁是人生定格的重要阶段,因此孩子的可塑性很强。家风是需要一代又一代的人认真传承的。譬如:我小时候,我爷爷教我“三百千”;现在,我又教我的孙子“三百千”。

  再说“礼”,“礼”是什么?就是规矩。孟子说,不以规矩何以成方圆。规矩,在家庭中叫家规;在单位里叫守则,在社会上叫秩序;在政党中叫党纪;上升到国家层面,就叫法律。它是一脉相承的。一个人本事再大,也要在一定的框架内有序参与;馍馍再大,也不能胀出笼子来。

  守规矩也要从娃娃抓起。要让孩子在家庭中树立起是非观念,为日后价值观、人生观的形成奠定基础。举个例子:我的孙子三岁时刚上幼儿园,一天放学我去接他,他手里拿着一只气球。我问他哪里来的,他说是小朋友给的。我生气了,大声呵斥他:为什么要拿人家的东西?明天就还给人家。他哭了。第二天放学,我又去接他,他说:爷爷,我今天没要人家的东西,以后也不要了。试想,一只气球无关紧要,可今天要了,明天可能就拿了,后天可能就偷了。家风对人的修身至关重要。宰相刘罗锅,他的家族从县令到宰相出了二百多个官员,无一贪官,什么原因?家风使然。(孔子后裔第七十六代孙 孔令绍)

  “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饱读诗书的圣人后裔绘戒贪图于家门,目的就是希望家族后裔以此为鉴,出门在外要秉持为政以德家风,克制私欲、顶住诱惑、廉洁奉公。

  孔府里诸如戒贪图这样具有劝诫功效的建筑非常多。比如在前上房门前,旧时就有抱柱对联:“居家当思清内外 别尊卑重勤俭 择朋友有益于己;处世尤宜慎言语 守礼法远小人 亲君子无愧于心。”忠恕堂内,也有“交友择仁 处世循礼;居家思俭 守职宜勤”“守口不谈新旧事 知心难得两三人”的提醒,他们与戒贪图相呼应,都体现了孔府的家风与处世哲学。(山东省曲阜市孔府管理处副主任 曹丽霞)

  《孔氏祖训箴规》浸染了许多时代特点,今人解读孔氏家规背后的文化密码,就是要去粗取精,继承和弘扬其中华彩的成分:比如《箴规》第一条就讲到祭祀的主要目的就是不要忘本,守住本分。孔子的“父慈子孝,兄良弟弟(悌),夫义妇听,长惠幼顺,君仁臣忠”等内容。《箴规》第二条就有这方面表述。“父慈子孝,兄友弟恭”说的是平等关系,父不慈,子何以孝?兄不友,弟为何要恭?他们相互制约。《箴规》还有“好礼尚德”、“勿嗜利忘义”、“克己秉公”等公德条例。这是从社会层面对族人的约束,就是说不论官民、贫富,做人要有所担当,这不也是我们今天所提倡的吗?

  作为孔家人,我眼中的祖训家规最大特色和亮点:就是它所肩负的深沉社会责任感。儒家所倡导的孝悌忠信、克己慎独、反思内省等传统价值,在这部家规中都有完整的体现,它与中华传统文明一脉相承,高度契合。(世界孔子后裔联系总会副秘书长、山东省曲阜市孔子世家谱研究中心主任 孔子后裔第七十七代孙 孔德铭)

  衍圣公府是中国传统家族的典型代表,更是传统家训文化的活化石。从春秋时代的“学诗礼”到汉时的孔融让梨,这是潜移默化的过程。家规的力量在于明是非,知廉耻,懂礼让,守本分。在那个久远的时代,这些传统家训家规,既有家规强制,也有亲情感化,通俗易懂,生动活泼,具有很强的针对性和感染力,很容易为广大社会成员所理解和接受。源远流长的传统家训家规是一块瑰宝,在今天仍具有旺盛的生命力和现实意义,已经并且还将以它的新的生命力继续为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提供丰富滋养。 (山东省曲阜市文物局外围文物管理处主任、文博副研究馆员 张富勇)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